您的位置: 云南政協新聞網 >  文苑熱土 > 

獨龍族族群命運的壯麗史詩

——讀紀實文學《獨龍春風》

作者:宋家宏 來源: 時間:2022年04月15日 16:57:59
羅金合 攝
獨龍族祖孫的甜蜜生活    羅金合 攝


云南的許多作品我都寫過評論文章,但只有三部作品我用了“史詩性”這一評價,這是一個很高的評價。一部是黃堯的《世紀木鼓》,這本書獲了“五個一工程獎”;第二部是彭荊風的《解放大西南》,這部作品獲了“魯迅文學獎”;《獨龍春風》是我用“史詩性”這一評價的第三部作品。

一部具有史詩性精神品質的作品,寫出了一個民族命運的兩次跨越,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獨龍族人民終于擺脫了數千年苦難的命運,與整個中華民族一起共同邁向民族偉大的復興之路。這就是長篇紀實文學《獨龍春風》的思想藝術價值,它抒寫了一曲獨龍族族群命運的壯麗史詩。

首先,史詩性藝術標準要求作品具有宏闊的視野,概括了一個歷史時期的社會生活,全景式地描寫生活中的重大事件,并具備鴻篇巨制的規模?!丢汖埓猴L》具有這一精神品質。

四十多萬字的作品,視野宏闊,全景式地描寫了獨龍族人民七十多年歷史中的兩次大跨越。第一次跨越,獨龍族人民從原始社會直接邁入社會主義,獲得了民族平等的地位,獲得了民族的尊嚴、人的尊嚴;第二次跨越,獨龍族人民與中華民族各族人民一道,脫貧致富,奔向小康。

作品在構思上高屋建瓴,有把握全景的視野,不限于局部或者某個時段,而是全景式地納入筆底,縱橫捭闔:既有高層的決策,又有中層的推進、基層的落實;既有濃墨重彩的重大事件抒寫,又有人物性格、民情風俗、生活事象的細膩描繪。作品形象地展示了七十多年來,中國共產黨從最高領導人到廣大黨員、基層干部對獨龍族人民的關懷與幫助。從毛澤東、周恩來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到習近平總書記,幾代領導人對獨龍族的兩次跨越起到的極為重要的推動作用。獨龍族的族名是周恩來總理命名的。作品描寫了獨龍族在各級干部的幫扶下,從政治、經濟、文化、教育、交通、人的精神面貌,一點一點發生的巨變。這些巨變不是通過枯燥的數字,而是具體的描寫,通過形象生動的故事與人物,激蕩讀者心靈,讓讀者身臨其境地領略了獨龍族數千年的苦難,體驗到他們生存環境的艱難、飽受欺壓的歷史命運、兩次跨越騰飛的歡樂??少F的還在于,作品是在全省以至全國民族工作的背景下來抒寫獨龍族民族的兩次跨越,從獨龍族的命運變遷可以看到中國各少數民族命運的變遷。

《獨龍春風》全境式的描寫,還表現在作品具有歷史的縱深感。作品穿插描寫了獨龍族從遙遠的東方遷徙到化外的邊地,成為西南邊地極度弱小的族群,千百年來守護著祖國的邊疆。書寫了他們數千年來的歷史命運。他們幾乎被歷代統治者遺忘,英法的探險家,卻帶著殖民主義的眼光,深入這片神奇艱險而又蘊藏豐富的寶地。歷史上也曾經有幾位有識之士對這個極度弱小的民族給予幫助。如晚清小吏夏瑚曾深入獨龍江,是第一位統治者的官員親臨這個奇幻之境,他曾提出頗有見地的建議,最終卻被革職、下獄,郁郁而終。民國時期李根源等官員也對獨龍江的統轄有過切實的思考,但終未能改變身處獨龍江畔這一民族的歷史命運。問題的根本在于他們的立場是如何統轄、管理,而不在于幫助這一極度弱小的民族走出困境,納糧繳稅始終是他們的重要目標,俯視以至歧視獨龍江人民,是他們的基本立場。只有中國共產黨才從根本上改變了這一立場,以“平等”的立場幫助他們,以“輸血”的方式幫助這一弱小民族“造血”,實現跨越,走向光明!

其次,主要人物具有英雄的品格,或者塑造了充滿理想主義精神品格的人物,是史詩性作品的必然要求,這是對傳統史詩的承續。

這部作品寫的是獨龍族的兩次跨越,而要實現兩次騰飛式的跨越,需要黨和政府以及各民族數十年持之以恒的幫扶,這是一個長期的戰略問題,而不是短期的戰術問題?!丢汖埓猴L》寫出了共產黨人七十多年來為推動獨龍族擺脫貧困,艱苦卓絕、始終如一奮戰在獨龍江畔的動人事跡。第一次跨越,是基礎,是根本,之后幾十年來一點一滴鞏固基礎,提升品質,從各個方面進行幫扶,尤其最近一些年來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成效顯著。如貫通長達6.68公里的隧道,這是一項重大舉措,而這一舉措有賴于國家經濟實力的強大,以及建筑工程技術的大幅度提升,還需要建設者不畏艱險,不怕犧牲,戰勝困難的勇氣。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在譜寫這一壯麗史詩的歷史進程中,產生了眾多的英雄人物,《獨龍春風》塑造了英雄的群像。

作品塑造的英雄群像大體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始終向往光明,追尋太陽,奮力擺脫自身苦難命運的獨龍族人,是孔志清、高德榮;二是為落實黨中央方針政策,深入獨龍江幫助獨龍族實現兩次跨越的各民族共產黨人。從王連芳、令狐安等領導,到基層干部、駐村工作隊員、學校老師,等等。

獨龍族群雖然弱小,但也有著自己的堅強意志和反抗精神,正是這股精神力量,支撐著他們走過多次幾近滅種滅族的災難歲月。這個來自東方的民族,始終相信東方的太陽一定會照亮獨龍江峽谷,改變他們族群的命運。在反抗異族統治殘酷壓迫的艱難歷程中,產生了許多動人的事跡和民族的英雄,他們尋找著光明,守護著祖國的邊疆??字厩宓母赣H孔目·金就是在20世紀30年代反抗異民族土司統治的英雄,雖然那次反抗總體上以失敗告終,但也讓察瓦龍土司再度統治獨龍江后做出了一些讓步。父親的反抗給予孔志清深刻的影響,孔志清繼承了父親的反抗精神,在有識之士的幫助下,得以外出求學,開闊了眼界和心胸。當中國共產黨的陽光照亮獨龍江后,孔志清成為最早緊跟共產黨爭取民族重獲新生的獨龍人。獨龍族命運的第一次跨越,孔志清作為族群中深有影響的人,作出了重要貢獻。

接過獨龍族發展的接力棒,數十年來艱苦奮斗,最終實現獨龍族第二次跨越的英雄群體代表是高德榮。高德榮一出生,就趕上了獨龍族實現第一次跨越,他自然地從“原始人”成為社會主義新人,得以上學讀書。他要回報自己的民族,回報共產黨的恩情,把獨龍江建設得更加美麗、富裕、和諧,這是他一生的夢想。這部作品描述了高德榮為實現這一夢想發生的故事,給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在高德榮榜樣力量的背后,一代又一代、一批又一批的獨龍族人民,在一個全新時代,發揚獨龍族艱苦勤勞的精神,一步步實現整族脫貧,邁向小康社會??少F的是,以高德榮為代表的獨龍族人民知道,自己的民族不能被國家養起來,只有將“輸血”轉換為“造血”,才是長久之策。一個貧困的地方最大的貧困是思想觀念的貧困。他們在黨和政府以及各民族的支持下,依靠自己的力量和獨龍江豐富的資源,實現了整族脫貧。

新中國成立后,各民族共產黨人,不畏艱辛,深入獨龍江,幫助獨龍族人民實現了兩次跨越,他們是作品塑造的另一個英雄群體。省委書記令狐安,翻越雪山徒步深入獨龍江,他應該是歷史上第一位如此高級別的領導進入這一雄奇險峻的邊地。作品開篇就寫出黨的高層領導干部王連芳與弱小民族兄弟般的深情厚誼,他把自己的一生都獻給了云南的少數民族工作,作出了重要貢獻。他的所思所想,他的動人事跡,至今仍然是云南以至中國民族工作的寶貴財富。楊世榮和他的工作組,在獨龍江開田引水,播種稻谷,這是獨龍江開天辟地的第一次,幫助獨龍族人實現了農耕跨越。為趕節令,他們冒著生命危險翻越大雪山,開田引水,試種稻谷,經歷了數不清的困難。此外還有若干個“第一”:第一所小學,第一個衛生所,民族學、社會學家們完成的第一份完整的獨龍族社會調查報告,第一部社會歷史科學紀錄片《獨龍族》等。更令舉世矚目的“第一”,是將常年大雪封山、飛鳥都難以逾越的“人馬驛道”改寫為全長6.68公里的獨龍江公路重點控制工程——高黎貢山獨龍江公路隧道。在為期4年的建設過程中,武警交通三支隊官兵們遠離家人,與雪山為伴,無私奉獻,用堅韌的意志踐行了當代革命軍人核心價值觀。在險象環生、極端惡劣的環境里,官兵們處變不驚、臨危不亂,始終堅守一線,誓死確保施工戰斗任務圓滿完成。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數不清的英雄人物為獨龍族的跨越,付出了青春、鮮血以至生命,作品中對他們進行了生動的描述。

其三,作品的藝術品質能給予讀者審美愉悅的快感?!笆吩娦浴笔且粋€很高的藝術評價標準,沒有足夠藝術魅力是難以稱為“史詩性”作品的。這部作品內斂的風格、扎實的文獻閱讀、深入的采訪、生動的描寫,使得作品讓讀者自然產生審美愉悅的快感。

作品不以主觀抒情取勝,而以生動客觀的寫實性抓住讀者的心,閱讀中能感受到作品內斂的藝術風格。作品的大量篇幅都是生動的人物與往事追述,不追求以想象和虛構來完成情節的完整性,不追求故事情節的生動性,而以還原歷史場景為目標。故事保留了零散與片段的特征,甚至由多個片段構成,以塑造人物形象為目標。由于這些歷史場景以及人物本身已經具有足夠的吸引力,人物具有崇高的精神品質,因而即使沒有故事的完整,歷史場景的還原仍然能緊緊抓住讀者的心。作品的每一章都有這樣的描寫,這是嚴肅的紀實文學的寫法,這是非虛構文學保持其藝術品質的基本要求。一些所謂“紀實文學作品”作家的主觀性太強,虛構與想象太明顯,喪失了真實性,也就喪失了這一文體的最重要的藝術魅力。

《獨龍春風》的寫作除深入的采訪,還依賴于大量的文獻閱讀。由于筆者也曾認真讀過《王連芳日記》一書,約略知道這部作品的一些文獻來源。只有認真讀過大量的歷史文獻,才能懂得黨制定的民族政策的卓越貢獻。深入的采訪、大量的文獻閱讀,只有長期關注云南少數民族生活,對他們在這數十年的變化有深入理解和深厚感情的作者才能做到。作品引用了許多重要文獻資料,包括毛澤東、周恩來對民族工作非常具體的指示;鄧小平《關于西南少數民族問題》的講話。初讀作品會產生一個疑問:“需要引用這樣長的資料嗎?”讀完《獨龍春風》后,感到這是必要的。這些重要文獻呈現了中國共產黨高層制定的民族政策,是我們民族工作取得勝利的根本保證。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始終牽掛著獨龍族群眾的生產生活,先后“一次接見”“兩次回信”,更加激發了獨龍族群眾自力更生、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信心和決心。這一系列溫暖人心的舉措,源于中國共產黨的“初心”,早在紅軍長征時就被歷史事實證明其正確性。歷史證明,凡是認真執行這些政策,我們的民族工作就取得進步與成就;只要違反了這些基本政策,民族工作就會出現偏差與失誤。這些政策在獨龍江流域的實施,使獨龍族人民實現了兩次跨越。這不僅是對獨龍族人民的貢獻,也提供了中國共產黨在推動民族團結、共同進步,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方面的“中國經驗”。

這便是《獨龍春風》一書將重要歷史文獻與獨龍族族群命運變遷緊密結合,所產生的豐厚思想藝術價值。

《獨龍春風》,是一部抒寫獨龍族族群命運的壯麗史詩!

(作者系云南大學教授、文學評論家)

友情鏈接
  • Copyright @2004-2021 云南政協新聞網版權所有
    本網站上的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設計/制作:云南政協報社
  • 滇ICP備11006793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200001
久久精品国产99国产精2020手机㊣无码国内精品久久人妻㊣无码人妻视频一区二区三区㊣荫蒂添的好舒服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