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云南政協新聞網 >  云南往事 > 

品嘗土雞燜飯 享受誘人茶香

——勐海帕沙古茶山散記

作者:周 佳 來源: 時間:2022年04月15日 16:57:24


帕沙古茶山遠眺。哈尼族人從唐代就開始種植茶葉。    佐連江 攝


去年夏天,我跟隨勐海當地的好友們一同前往帕沙村,拜訪古茶山。

帕沙村位于勐??h格朗和鄉西邊約5公里處,離景洪市區大約40多公里,格朗和的哈尼語意為“吉祥如意”。我對西雙版納原始雨林和古茶山一直懷著一份想念和好奇心,能去一回帕沙也算是緣分吧。

一路顛簸,我們終于抵達帕沙新寨,這座隱藏在大山深處的新寨子顯得比較現代,已見不到老寨的木樓和炊煙,眼前多是磚瓦結構的樓房,有些新房子正在建設當中,不時有拉石頭的大車進進出出,茶鄉山村里少數民族的日子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我們到了一座新樓房門口,戶主是一位年輕的村民叫門大,哈尼族人。他們一家人提前知道我們要來,為了招呼客人們一大早就開始忙開了。見到房屋前面山坡上有一大片茶林,我和熊哥開始去溜達,我在一棵發著新芽的茶樹下端詳,翠綠的新芽在陽光下格外嬌嫩,我忍不住掐下一株新芽含在口里,醉人的茶香頓時化解了我旅途的疲勞。

門大家是新蓋的磚瓦樓房,里外裝修得都很現代,但是在側樓的一大間廚房里還是保留了一堆最原始的火塘,這是邊疆少數民族祖祖輩輩流傳下來的最原始的煙火和情感。山里每家每戶都有自己的薪炭林(也叫鐵木林),村民們為保護森林資源從不會去原始雨林取柴。記得云南詩人邊八哥在其詩歌《跨年的火塘》寫道:“旺旺的火苗,暖暖的氣息;那是情與情的相融,人與人的貼近; 火塘四周, 嚴嚴密密,守住一屋笑聲, 牽來一串祝福,灑下一片暖意?!笨梢娚贁得褡逋麄儗鹛恋哪欠菀缿僖芽淘诹松?。我也親手把鍋掌一回勺,將切好的肉片放在火塘的柴火上翻炒。山民們平時會采用野生的植物當佐料,做蘸水,將豆豉、火焙小米辣、野番茄、大蒜和干辣椒放在鹽臼里一起擂,等你夾上一片土豬肉和野菜再蘸上擂好的調料,入口酸酸辣辣的感覺,讓人回味無窮,堪稱人間美味。不一會,一大桌山珍端上竹子編的矮圓桌,如野生苦筍就是一道稀有的山珍。待我們圍席而坐,一位朋友指著我面前的一碗飯菜介紹說,這是土雞燜飯,是哈尼人招待客人的最高禮儀。

哈尼人的酒席總是充滿著歡聲和笑語的,一杯辣酒下去,那份豪情自然就升起來了,門大的阿叔二四用哈尼語清唱了兩首本民族民歌,那歌聲激昂悠長,渾然天成,飽含著深情,原始又古樸,那真是發自內心的情感之音,又是來自雨林深處的最純樸、最干凈的原聲。他隨時可以將高音飆起來,且收放自如。我們都陶醉其中,真是好歌在民間啊。我聽完二四的歌曲,意猶未盡,希望門大幫翻譯一下,原來第一首歌詞大意是:“我們哈尼山寨的日子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在的日子好過了,我們山寨的名聲也揚名立萬了,歡迎各地的兄弟朋友們來我們這里做客?!钡诙赘枨氖牵骸靶值芙忝靡须y同當,有福同享,兄弟之間沒有什么隔閡,兄弟之間就像杯中的酒水,越飲越歡暢?!?/p>

門大個子不高但很敦實,看上去三十歲左右,一副板寸發型,非常干練。他開始話不多,等幾杯辣酒下肚,就打開了話茬。他身份證和戶口上的名字叫毛建華,是早些年前為了走出山外打工掙錢方便才改的名字,如今他很想改回原來的名字“門大”。我記得前年去基諾山曼控洛科新寨認識的一位村組長也叫毛建華,真是巧合。門大的媳婦很賢惠,做完飯菜就偎依著他坐在旁邊,一起來的朋友們開始起哄,邀請門大兩口子來一首哈尼民歌《花戀》,兩口子也沒有推卻,夫唱妻隨,大大方方地唱起了情意綿綿的民歌。歌詞大意是:蝴蝶和鮮花不離分,蜂兒和花蜜不離分;阿哥(妹)和阿妹(哥)不離分,紅花綠葉不離分;相依相伴到永遠。歌詞反復,酣暢淋漓。講述的是一位邊防戰士高雄幫助哈尼族村民種植咖啡,因表現突出被保送上軍校成為一名優秀的軍官;后來,高雄因忘不了心愛的哈尼族姑娘飄娥,毅然返回村寨找尋飄娥的愛情故事。

門大家擁有20余畝古茶林,在對面的山頭上,叫帕沙新寨犀牛塘古茶山,海拔1800-1950米。聽他介紹,帕沙村有老寨、中寨和新寨三個寨子,有好幾百戶人家,全寨擁有上千畝茶林。以往,他家的古樹茶葉一年的產量約600公斤,收入可觀,不需要出去打工謀生。我們在他家喝著帕沙古樹茶,其滋味濃醇,韻味十足,回甘好,茶氣接近班章的口味。帕沙新寨擁有300多畝古茶林,帕沙的土質帶沙,和班章茶產地有地理上的淵源。

中午,我們去了門大家位于“乃丫朗”的古茶林。哈尼語“乃丫朗”翻譯過來就是“犀牛塘”。這里還有一個典故,據說帕沙村的祖先遷居到帕沙之后,竟然發現有一大群犀牛在這里藏著,在炎熱的中午,它們會在泥塘里打滾,嬉鬧,遇到樹樁等硬物,還會用它龐大的身軀和牛角去拱一拱。后來,犀牛隨著風沙和歲月的流逝漸漸滅絕了,留給我們的只有那些泥塘舊坑和遙遠的故事。如今,帕沙的村民們要感謝老祖先們留下的這獨一無二的古茶山地理標識和這上千畝的茶林。這里,每一片古茶林都立有村民姓名歸屬的牌子,如門大(56號),學四(26號),以及伍爬、二批、爬妹、裸二、三奪、四途等各自的姓名牌子及歸屬。

這一次,我目睹藏在原始雨林深處的古茶樹,它們聚集在山頂上,默默地守著日月、陽光和云霧,凝聚天地之精華;它們的歲數少則幾百年,多則上千年,悠然地生長著,與世無爭,并完整地保存了下來;它們養育和佑護著大山的子民們,世世代代平安吉祥。我穿著門大送的哈尼服裝,爬上一棵腰身粗的古茶樹,小心翼翼地采摘了幾株鮮葉放在哈尼手工布袋里。我伸開雙臂輕輕地擁抱著這棵古茶樹,聞著它的茶香,感受著它的氣魄。我靠在它堅實的樹干上,聽著雨林的天籟之音緩緩入眠,又仿佛在聆聽茶神的諄諄教誨,可謂百年一夢解了千愁。

我們和帕沙古茶樹雖然只是一面之緣,分別時,唯一的寄托和相思就是那一杯杯沁人心扉的茶湯,喝下去就是一種思念和對山里朋友的感情。

下山途中經過帕沙中寨,門大還特意帶著我們參觀了兩棵千年茶樹。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帕沙茶王樹,我們趕緊頂禮膜拜。

“外茶莫入”是古茶山里的村規村約,如果發現本寨村民私自偷偷地攜帶外地茶進來的話,那該村民的茶樹會被禁止采摘三年,并且村小組會組織焚燒違規攜帶而來的茶青,并給予相應處罰。此舉是為了維護帕沙古茶的品質和聲譽,村民們都知道不能貪一時之念而毀了帕沙茶的千古名聲。愛護環境,珍惜古茶樹資源,村民們都有了自覺的環保意識,都明白不能涸澤而漁,殺雞取卵,留給子孫后代的不僅是財富,還有生生不息的雨林和古茶園。

哈尼兄弟三爬跟我說,人這一輩子,走走瞧瞧,不生病便是福。如果再發點小財,有個靈魂相同的伴侶,那便是天大的福氣。我也羨慕三爬他們可以在這世外桃源,守著茶園過著神仙般的日子,可以和他心愛的人一起蕩秋千、背水、出工、砍柴、采茶、曬茶、揉茶、炒茶、喝茶。其實,這些有著百年、千年歷史的古茶樹也是我們人類共同的靈魂伴侶。

(作者系云南省作家協會會員)

友情鏈接
  • Copyright @2004-2021 云南政協新聞網版權所有
    本網站上的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設計/制作:云南政協報社
  • 滇ICP備11006793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200001
久久精品国产99国产精2020手机㊣无码国内精品久久人妻㊣无码人妻视频一区二区三区㊣荫蒂添的好舒服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