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云南政協新聞網 >  文苑熱土 > 

美酒飄香 花果同枝

作者:宗志芬 來源: 時間:2022年04月11日 11:44:05


牛街的草木是留香的。當車窗外一樹樹的棠梨花倏忽閃過的時候,香味也不停地飄進窗來。我的目光順著這些香味尋去,只見路旁的棠梨花,稍遠一點山坡上的梨花、桃花,再遠一點的櫻花,以及一些不知名的野花,在滿山遍野的開放,也在滿目蔥綠的樹木間散發著脈脈的香氣。

這種香氣散發出春天的味道,自然使車上的每一個人都心曠神怡。拜訪牛街的第一站,就是拜訪牛街的草木與青山,滿坡滿坡的香氣是青山發出的誘人邀請函。草木留香,人與自然共存,與草木共生;種下多少草木,草木就回饋給人多少清香。隨著草木的忽遠忽近,香味也隨之忽淡忽濃。這滿坡滿坡的香啊,在大片大片的核桃樹上流淌,在每個走進牛街的人的鼻尖上徜徉。我閉起眼睛深吸一口氣,跟著這輛駛向春天的中巴車走進牛街,走進香氣四溢的秘境之鄉。

牛街的歲月是流香的。我們一行人到達格登村的時候,正值上午九時許,金色的陽光鋪滿了進村的道路,也鋪滿了陳家榮家晾酒飯的大晾缸。有兩米長、一米多高的大晾缸里,蒸得八成熟的玉米,露出了雪白的玉米仁兒,煞是好看。金燦燦的玉米酒飯熱氣騰騰,一陣陣撲鼻的酒香就在陳家榮家的院子里縈繞回旋,讓每一個走進院子的人都增添了許多情不自禁的期待。陳家榮的妻子拿著一把高粱掃帚,正在翻弄酒飯,為的是讓酒飯盡快冷卻。

“老公,這一甑也熟了,可以起鍋了!”忙完晾酒飯的女主人來到甑子邊,不慌不忙地對老公說?!昂眠?!”男主人陳家榮拿起身邊早準備好的竹籮,步履輕快地從我們身邊走過去,一時間所有的相機紛紛調轉鏡頭,跟著陳家榮一起去品鑒那掀開鍋蓋的時刻。

一個大鍋,要三人張開雙臂才能圍抱,陳家榮用力一提鍋蓋的項圈,大鍋蓋緩緩離開鍋面,而鍋里早已沸騰不已的熱氣,便“嘩”一聲騰空而起,像是把主人的喜悅在酒坊四周傳遞給每一個滿懷期待的來訪者??扉T聲也便速速響起,那被相機記錄的每一個畫面,無疑都是持久而彌香的。

熱氣漸漸消散,女主人站在鍋臺上,提著一只桶拿起一扇瓢,彎下腰,一瓢一瓢地舀起蒸熟的玉米。等裝滿一桶,鍋臺下女主人的老公雙手舉著準備好的竹籮,將桶里的玉米緩緩倒進竹籮里,繼而又將熱氣騰騰的酒飯一籮一籮抬到大石缸里進行晾曬。舀完一大鍋,男主人提起加滿清水的桶,又將大鍋鍋底的“甑腳水”不停地加滿,用心精選籽粒飽滿的玉米,繼續完成大鍋里一段煮、蒸、濾的時光。

多么熟悉啊!這樣的畫面在我兒時的記憶里是常常能夠看到的,只是在后來歲月的更迭中,有的勞作者選擇了離開,有的勞作者選擇了放棄。而格登村的村民選擇了堅守,數十年始終傳承如初,匠心昭然若揭。此刻,我看到了古法釀酒的技藝被牢牢地塵封在格登村的酒房里,密封的窖缸里,酵母菌正在悄悄地向玉米的糖分訴說著它守正的工藝,每一寸溫熱的時光催化出那一滴滴糧食純釀的醇香。

院子里,幾壇惹眼的格登酒已經啟封,古法釀制格登酒的傳承人——老村長正在講述著他們一家人與格登酒的故事。勤勞淳樸的格登村民釀造了流香的歲月,祖輩幾代人的堅守,對于怎樣選糧、怎樣糖化、如何去澀、如何蒸餾已經駕輕就熟……格登酒釀出的幸福故事從時光深處緩緩走來。我全神貫注傾聽著,回味著,直至陶醉其中,物我兩忘。

老村長說釀酒就是“熬酒”。是的,每一個制酒的過程都是需要用心、用時間去“熬”的。從選料到出酒,需要不急不躁的心態和對生活本真的堅守,它是對生活的一種善待,是對每一寸時光的打磨,也是對歲月精神的一種詮釋,更是對人間至善至美的一種追求。

牛街的果木是飄香的??催^關于巍山彝族回族自治縣牛街鄉的報道,介紹牛街鄉圍繞黑惠江發展沿江經濟,種植了沃柑、芒果、檸檬、咖啡豆、突尼斯軟籽石榴等經濟作物。每當看到累累果實在一些媒體或視頻展現出誘人的色彩時,似乎隔屏都聞到了果子的香味。

此刻,當我置身于牛街鄉愛國村沃柑基地時,我被這些馥郁的香氣深深地醉倒了。一樹樹,一坡坡,一片片的沃柑樹就種在黑恵江邊,一個個燈籠似的沃柑在陽光下泛著光,像高原孩子那漲紅的小臉。生機勃勃的綠葉和金燦燦的果子相互映襯,葉間有果,果旁有葉,奇特的是一棵棵樹上竟然花果同枝,不僅結滿了香甜可口的橙色沃柑,同時開滿了芳香襲人的白色花朵,且每棵樹都這樣,每片沃柑基地亦如此。剪一個沃柑放在手心,沉甸甸的,果皮薄薄的緊緊包住果肉,剝了皮的果肉飽滿細膩,鮮香撲鼻,讓人垂涎欲滴。一瓣瓣果肉緊緊依偎在一起,好似一群手挽手的好兄弟,輕輕咬一口,甜柔多汁,滿口生津,這幸福的甜蜜一下子趕跑了天氣的燥熱,讓人神清氣爽。果子的香、花粉的香讓每個人像辛勤的小蜜蜂一樣忙著拍照,細嗅這天地間奇妙的精華。

沃柑基地就在黑惠江邊的坡面上,站在沃柑園極目遠眺,黑惠江橫鋪在天地間,它那莊重的靜謐,它那雄渾的氣勢,一下子聚焦了所有人的目光。站在江邊的我們,一抬腳,就是一千多米的高度??!它那厚重的藍,該是收藏了多少的雨露和勤勞的汗水??! 據考證,巍山有紅河和瀾滄江兩大水系,以境內西部山脈為分水嶺,山脈以西的漾濞江流域屬瀾滄江水系,山脈以東的西河流域屬紅河水系。漾濞江為瀾滄江的主要支流,流經巍山縣境西部的江段名為黑惠江,牛街鄉也是黑惠江流段的一部分。牛街鄉的朋友告訴我們,利用牛街鄉山水相依、得天獨厚的資源優勢,居住在黑恵江邊的彝族、苗族、傈僳族等兄弟民族,選擇了留在家鄉建設家園,利用江水澆灌果樹,采取合作社牽頭,農民土地入股,就地打工的方式,發展種植了多種多樣的經濟果木,江邊的景色越來越美,江邊的果子越來越香,兄弟民族美美與共的日子像江邊的沃柑,越來越甜。

江邊隱約飄來踏歌的聲音,歌聲里有彝族兄弟的粗獷豪放:“讓我們回去吧,讓我們回去……”有苗族、傈僳族姐妹甜美而清新的嗓音,那是在熱土上耕耘的兄弟姐妹們勞作之余跳起了歡快的舞蹈!

(作者單位:巍山彝族回族自治縣教育體育局)

友情鏈接
  • Copyright @2004-2021 云南政協新聞網版權所有
    本網站上的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設計/制作:云南政協報社
  • 滇ICP備11006793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200001
久久精品国产99国产精2020手机㊣无码国内精品久久人妻㊣无码人妻视频一区二区三区㊣荫蒂添的好舒服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