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云南政協新聞網 >  云南往事 > 

蜀相攻心固安邊

——嵩明古盟臺考探

作者:張 凌 文·圖 來源: 時間:2022年04月08日 14:13:01
嵩明古盟臺石刻

嵩明古盟臺,向來皆是頗受官方和民間重視的一個歷史文化遺址;而其作為文化遺產獨具的豐沛象征意義,無疑更值得后人珍重。

僅以名聞、看似卑陋,非官非富甚至并無人主的嵩明古盟臺,緣何能在寸土寸金、高樓大廈雄峙的繁華城市中安然獨立?為何一代代嵩明人會如此熱忱地呵護它,有人愿意不畏艱難去籌資不斷為它光復翻新?引人遐思。

曾任湘陰知縣的嵩明人蒲易藩《謁古盟臺武侯祠》詩云:

南原住跡可追尋,瞻拜先生廟貌森。

扶漢一生終盡瘁,平蠻七縱是攻心。

風清荒徼蒼煙凈,雨蝕殘碑碧蘚深。

帶礪爭如盟石永,臺前樵牧禁豐林。

從蒲詩描寫的景象可以感知,康熙年間的古盟臺地處嵩明城南曠野中,盡管風吹雨打,石碑上苔蘚橫生蔓延,但前人為保護武侯祠和古盟臺而禁止在附近砍柴放牧,所以古盟臺周邊水草豐美、林木繁茂。而今的古盟臺遺址,位于嵩明縣城南原農機化學校內,淹沒在城市中心,周遭樓房林立,在塵世的喧囂中略顯寂寥。遺址原有的規模、盟臺的建筑形制因為資料闕如,早已無從稽考。我們今天看到的古盟臺,只是矗立其遺址上的一塊石碑,即原嵩明縣農機局和縣文化館于1979年9月重立的石碑。此碑高149厘米,寬66厘米,厚12厘米,下有長方形底座,座長222厘米,高46厘米。碑陽鐫隸書“古盟臺”三字,上款題“諸葛武侯七縱孟獲與諸蠻盟于此”。

前人建造古盟臺和武侯祠的時代和緣由,史籍記載有兩個版本。兩個版本關于古盟臺建造的時代和因由皆不同:同一地點,同一方石碑,所銘記之事件固不相同,時間跨度也有近三百年(公元前82年——公元225年)。

一個版本源自曾長期在滇做幕賓的明人諸葛元聲的《滇史》:“漢昭帝劉弗陵始元五年(公元前82年),復遣軍正王平與大鴻臚田廣明等進擊益州夷?!瓡r,益州烏蠻車氏、枳氏、謝氏、爨氏俱漸盛,漢使特筑金城于滇東北,號曰:‘長州’,以防枳硙。蠻至此,兵亦徙去,乃筑臺以盟。人因名其地曰:‘嵩盟’,今嵩明州盟蠻臺址尚存?!本砦逵衷疲骸伴L州郡在云南府東北一百二十里,漢時置,即‘嵩盟’也??ぶ熊?、枳、硙三姓蠻最強驁難治,漢人筑臺與盟,故名‘嵩盟’,今為嵩盟府?!薄对贰さ乩碇尽泛屯瑸槊魅说闹x肇淛《滇略》均有類似記述。

另一個版本出自《康熙嵩明州志·古跡》:“盟臺,在州城南,世傳諸葛武侯七擒孟獲與諸蠻盟此?!?/p>

明代嘉靖二十八年(1549)舉人,曾任永安知州的楊鈞在《重修漢丞相諸葛忠武侯祠記》曰:茲地先民有言“武侯擒孟獲于崧山之下,筑臺以盟,名曰‘盟臺’。漢建興三年也”。據楊鈞《祠記》,自武侯祠建立以來,代有重修盛事,其意皆在傳承圣賢之美德也。楊鈞私下曾置疑,世間建祠者,尤其那些濫建祠廟的人,多為追名逐利,因為缺少先哲氣象和風范,沒有官德聲望足資榜樣,更不具有教育民眾的價值,所以很多不在祀典的祠廟根本沒有任何存在的意義。但他對武侯祠卻格外景仰,是因為諸葛武侯為國家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功追伊尹和呂尚,而且滿門忠烈,“皆足以師表萬世,日月爭光也”。他認為,昭然矗立于嵩明人眼前的古盟臺遺跡和武侯祠,無論士人還是百姓,都應該像對待諸葛武侯那樣恭敬。后人不斷重修武侯祠,其實都是借先賢美德“新斯民之耳目,提振斯民之心志”。楊鈞坦誠地指出,修建祠廟應出于公心,只為傳承先賢往圣的美名大德,不得以此為個人謀名利——修建者“其勿徒邀修葺之名已乎”!

明萬歷年間,嵩明知州唐階公余專程游覽瞻謁武侯祠和古盟臺時,發現其間“平巒突兀,風擁云翔”,深感先賢精神不泯;但祠與臺周遭民居繁雜密布,且祠宇因長年日曬風吹雨打,“其棟將禿”。感念諸葛武侯七擒七縱平服蠻夷的功德一直庇蔭后人,祠宇雖然破敗蕭條卻“猶有生氣,允若茲烏”,諸葛功德事跡應當世代銘記,遂萌生了搬遷重建武侯祠的心愿。他為此苦心經營四載,帶頭捐出全部俸祿,于萬歷四十年(1612)在古盟臺附近新建了諸葛武侯祠,“大其門宇,宏敞雄麗,過者起敬”,并修建圍墻作屏護。唐知州撰《新建諸葛武侯祠碑記》有云:“曩所稱崇德報功,妥神嗣祀,……時有異日,瞻公天威,不敢弄兵……”,說明其新建祠宇之意既是為紀念諸葛武侯,亦是祈求武侯護佑一方平安也。

清康熙年間嵩明州同陳藎所撰《重修古盟臺諸葛武侯祠碑記》云:“嵩城之南有漢諸葛丞相祠,相傳為七擒孟獲盟于此處,其詳不可得而聞矣?!标愔萃慷靡虮馃龤У奈浜铎簟按簝A圮”,仰思俯嘆,橫起黍離之悲,輒生修舉廢墜之心,遮蔽風雨,驅除鳥鼠,以慰武侯之靈?!度龂尽な駮ず笾鱾鳌芬嘣唬骸叭甏喝?,丞相亮南征四郡,四郡皆平。改益州郡為建寧郡,分建寧、永昌郡為云南郡,又分建寧、牂牁為興古郡。十二月,亮還成都?!薄度龂尽な駮ぶT葛亮傳》也載:“三年春,亮率眾南征,其秋悉平?!笨梢?,蜀漢建興三年(225),從春至秋,諸葛亮南征確有史實,但其究竟在何地七擒孟獲,卻有多種說法。云南多地均有類似傳說,一些地方至今不遺余力挖掘歷史,憑空找了諸多遺址,編了若干事跡,千方百計只為證明諸葛亮確實在該地擒了孟首領。

陳藎與同僚之所以要重修諸葛武侯祠,實因感興于“有漢迄今數千余歲,世事之變遷不知凡幾。而公之廟貌、壇壝屹然獨存者,可以觀天意焉,可以觀圣人之神武焉,可以觀昔之君子建祠之不偶焉”。陳藎為什么這樣說呢?他如是解釋:生活在西南地區的各族人民,遠離化外,毫無國家民族意識,而少數如孟獲一樣不知天高地厚的首領,自我膨脹,不時挑起事端,給各族人民帶來長期災禍。只有諸葛武侯不遠萬里深入不毛險境,徹底征服了反叛,平息了邊境之亂,此乃“天將使彝人以獲為戒,而寢其跳梁之謀也”;“因公生于漢末,以啟南詔之永歸王化”。

正是諸葛武侯這樣的圣人,以攻心之策七擒七縱孟獲,“丞相天威,南人終不復反”,才使西南各族人民遠離戰禍,從此安享太平之福,如果不蒙諸葛武侯之威靈震懾庇護,“南人豈能歷數朝而不廢其祠宇乎”?這足證圣人神武可畏。也正是諸葛武侯的奇謀妙計和良苦用心,才使得西南邊陲長期平靜,各族人民安居樂業,所以歷代君子為之建祠絕非偶然或率性之舉,實因為各族人民敬畏感佩他,要讓他的事跡和美德像“召南寇竹”那樣綿延長青,永垂史冊。陳藎所說固然有迷信意味,但確實表達了尋常百姓的心意。

歸根結底,包括《三國演義》中七擒孟獲的故事,說的都是諸葛亮以攻心妙策“七擒七縱”徹底收服孟獲,終使西南廣大地區歸于長久太平,后世百姓方能安享寧謐之福。而正史野稗之所以都強調“丞相天威,南人終不復反”,其意皆在稱頌趙藩聯語所指:“能攻心則反側自消,從古知兵非好戰;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后來治蜀要深思?!钡萌诵恼叩锰煜?,治國安邦,僅靠強權和武功不行,一味懷柔放縱也不行?!巴趸敝?,不外文治武功,但首先須得民心,其次(治國牧民)還要審時度勢,寬嚴相濟。

這一方小小的石碑,不論是嵩明各族先民為集盟修好而立,也不論是諸葛亮與西南各少數民族部落為和平共處而建,其大義皆指向“和諧”,其所求者乃“誠信”,它表達的無非是人心所向:無論官民,抑或各民族,只有停止紛爭,化解恩怨,互相包容,彼此尊重,攜手并肩,像兄弟姐妹一樣團結友愛,才能構建美好幸福的生活。試想,在一個法治尚不健全的時代,人們依靠什么約束才能實現安寧和諧的生活?那就是我們今天依然執著追求和踐行的“誠信禮義忠”。

嵩州盟臺緣何建?蜀相攻心固安邊。風雨滄桑數千載,民族團結譜新篇。古盟臺,就像普洱民族團結誓詞碑一樣,象征著民族團結、兄弟情誼和朋友乃至官方與民間的至誠至高信任。今天,面對這一方小小的石碑,我們很難想象它所具有的分量。那是一種強大而神圣的力量。遙想當年,形同小國寡民,各自封閉自保的各族先祖們,為了爭奪土地、水源和財產,彼此仇恨,相互廝殺,那是怎樣慘烈而令人驚懼的歲月?鑄劍為犁,化干戈為玉帛,豪情滿飲一碗燃燒的雞血烈酒,幾個民族兄弟從此睦鄰友好,共享榮耀,沃美的嵩明大地從此日月同輝,一派祥和。時至今日,嵩明境內漢回彝苗等四個主體民族依然和睦相處,友好往來,守望互助。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和人口頻繁流動,相繼加入這個大家庭的其他少數民族仍然親如手足,彼此相親相愛。

“嵩明山川清淑,人物中和”“人良善而天福祉”。信矣,難怪《康熙嵩明州志·地理志》風俗篇會平靜而自豪地如是稱,無論顯達或被埋沒,嵩明“人守信約,淳樸素著”“恥浮靡,不好爭訟。士多讀書,循禮義。敦孝忠義,以私謁為恥”。我想,這大約就是古盟臺歷經千百年風雨而能光鮮地存在的根源吧;這庶幾也是嵩明歷代有識之士如此珍視和呵護古盟臺的緣由。

“五十六個民族五十六朵花”“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中華民族一家親,同心共筑中國夢。站在古盟臺前,我在想,我們今天最應該珍重和守護的,難道不正是歷代先輩甚至是中華民族歷來奉為圭臬的“誠信禮義忠”嗎?(作者單位:嵩明縣政協) 

友情鏈接
  • Copyright @2004-2021 云南政協新聞網版權所有
    本網站上的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設計/制作:云南政協報社
  • 滇ICP備11006793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200001
久久精品国产99国产精2020手机㊣无码国内精品久久人妻㊣无码人妻视频一区二区三区㊣荫蒂添的好舒服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