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云南政協新聞網 >  云南往事 > 

恨不留被袱于此 倚崖而臥明月也

——茶房寺散記

作者:陸向榮 來源: 時間:2022年04月01日 11:41:40
徐霞客居住過的茶房寺


雄山堪障,蒼古泰然。雞鳴鄉野,漾江如畫。

一行人抵達茶房寺的時候,正是深秋時節。

秋,是大自然成熟的季節,草木各有自己的收獲,即使一無所獲,也要把老成、厚重奉獻出來?!皺巴ザ嗦淙~,慨然知已秋?!痹缫驯徊忍さ霉饬恋氖迳?,片片落葉讓人不由得就想起了陶淵明的《酬劉柴?!?。而這些被磨得光滑的石板路,就是茶馬古道的一段。當年巍山眾多的馬幫就是經過這里,過鳳慶等地通往緬甸、越南、泰國等地。

萬里迢迢,風餐露宿,蜿蜒曲折的古道像一根藤蔓掛在山腰上,邊上就是陡峭的懸崖和湍急的江水?!翱巢衲晨喔鹛?,嫁人莫嫁趕馬人。初一的晚上才結婚,初二的早上就出門……”當地流行的《趕馬調》,十分形象地道出了趕馬的艱辛。

立于古道邊舉頭而望,只見一座古寺建在筆架山麓高聳入云的巖壁上。巖,叫蜢璞巖,寺,叫茶房寺,遠看就像鑲嵌在峭壁上的一座瓊樓玉宇,令人浮想聯翩。

帶著尋幽的心境,獨醒的禪意,繼續下行。細密的陽光透過樹葉灑落下來,像是給地面鋪上了一層透亮的碎花。而路邊箐深林幽,壑中古樹參天,風景優美。雖已近秋末冬初,而你感受不到秋天的蕭索,高聳的樹木壓抑著你一直處在肅穆中,逼迫你沉淀下浮躁的心。在此,季節失去了概念,秋天,已被擋在了密林之外。

據說箐中,還常有猴群爬到巖壁和茶房寺頂打鬧嬉戲。當然,這要看機遇和巧合,大自然野性的美,不是想見就能見到的。

越過深箐,上茶房寺的路全是苔跡斑駁的石階。拾級而上,想象著先民在打草,樵夫在擔柴、背扎把,更有不絕于耳的馬鈴聲,仿若在訴說千年古道的興衰。明代著名的旅行家徐霞客,就是從江對岸的鳳慶從犀牛渡越江而過,游歷至茶房寺居住,而后順著古道,過瓦葫蘆、五印、山頂塘,而后抵達巍山壩子的。

而此刻,你我便是徐霞客,尋靈意而忘紅塵,會物理而通玄妙。進入古寺,院墻上還有徐霞客的畫像,和這樣一段文字:“又東北盤崖麓而上,二里而下,半里忽澗北,崖中懸,南向特立,如獨秀之狀,有僧隱庵,結飛閣三重倚之。大路過其下,對馱馬前去,余謂此奇景不可失,乃循回磴披石關而徙之。閣乃新構者,下層之后,有片峰中聳,與后崖夾立。中分一線,而中層即復之;峰尖透出中層之上,上層又疊中層而起,其后皆就崖為壁,而綴以鐵鎖,橫系崖孔,其前飛甍疊牖,延吐煙云,實為勝地。恨不留被袱于此,倚崖而臥明月也?!?/p>

記述之形象生動,不難看出徐霞客對茶房寺感受之深刻銘心。那一年,是公元1639年,至今已過了383年。斯人已逝,而古寺猶在,《滇游日記》中對古寺建筑藝術和秀美景色所作的精彩描寫,猶在。這就是文字的力量。

茶房寺為亭閣式建筑,風格獨特,共三層,三面出閣架斗,一面無閣,緊依崖壁,從下至上,一閣比一閣小。臨巖一面緊依巖壁,屋架用大鐵環緊緊扣在峭壁的巖孔中。整座寺懸掛于懸崖峭壁上,凌空霄漢,甚是奇險。

微風吹響檐角的銅鈴,驚擾著飄忽的思緒??词厮聫R的,是一位老人,熱情地招呼我們喝茶水。交談中得知,老人姓毛,今年76歲,已守寺近20年了,沒什么報酬,平日里做好寺里的清掃工作,偶有游客路人前來,就提供些茶水。

茶房寺所在的村叫愛國村,有許多毛姓人家,相傳是清末蒙化府(今巍山)著名文人毛健的后裔。毛健曾在茶房寺立石碑,上書“明戶部尚書龔和梅讀書和隱居處”,并在蜢璞巖上題書《吊龔尚書》詩一首:“國破身囚痛桂王,魯戈無力返西陽;銀蒼已失江山色,金碧皆沉日月光;殉難甘同明祚盡,捐生怕見故居亡;忠臣缺筆遺忠烈,我溯前徽補贊揚?!?/p>

毛健筆下的龔彝,字和梅,明戶部尚書,正是建茶房寺之人。相傳他年輕時好讀喜靜,于是就在蜢璞巖上修建了一座小樓刻苦鉆研,讀書習文。明天啟四年(1624),龔彝考取舉人,第二年考取進士,任南京兵部員外郎,次升郎中,后轉任戶部尚書。明亡后,龔彝回蜢璞巖隱居,而他當年建的讀書樓已由當地僧侶擴建為寺廟,名曰茶房寺。

茶房寺的秋,清新、寧靜、自然,沒有城市里的喧鬧和污染,只有鳥兒的鳴叫和山風的呢喃。歷史上有許多文人墨客來到茶房寺廟,留下或濃或淡的筆墨。過往商貿行人經過此地,也會常進寺休息,觀賞當地的風光勝景,并將茶房寺稱作“蜢璞巖仙境”。

走出寺院的門檻,頭頂著湛藍的天空離開的時候,回首看身后的路,已經尋找不到一絲走過的痕跡。走出密林,路口的古樹邊有一塊踏歌場,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當地的彝族群眾就把每年的農歷正月初九定為“茶房寺朝山會”,紀念龔彝和毛健。站在踏歌場上,我想象著“朝山會”那天,附近各村身著盛裝的彝族同胞,自發地來到茶房寺,祭拜先人,交流物資,踏歌狂歡,歌頌美,傳唱美……那是一幅多么和諧美麗的畫卷啊。

遙望山腳,碧波如鏡的小灣庫區漾江水,倒映出如畫的青山,和一個個巴掌大的村莊。偶有一艘游船駛過,留下一道雪白的浪花,還驚起一行白鷺,上了青天。岸邊是碩果累累的沃柑園,冷不丁躥出一只黃狗,在追幾只山地雞。村莊里,已有裊裊的炊煙升起,鮮艷的五星紅旗下,傳來山里孩子瑯瑯的讀書聲……

多么溫馨的一幕。世事遠去,風云已改,只有晝夜流淌不息的漾江水,沉淀著歷史的重量,漂浮著歲月的馨香。

此時,茶房寺的秋,便有了濃濃的人間煙火氣息。

(作者系云南省作家協會會員,作品見《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報刊?,F供職于巍山彝族回族自治縣融媒體中心)

友情鏈接
  • Copyright @2004-2021 云南政協新聞網版權所有
    本網站上的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設計/制作:云南政協報社
  • 滇ICP備11006793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200001
久久精品国产99国产精2020手机㊣无码国内精品久久人妻㊣无码人妻视频一区二区三区㊣荫蒂添的好舒服视频